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时尚 > 娱乐 >

《美国夫人》背后的真实斗争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曜坤 时间:2020-07-10
导读: 界三春 美国电视连续剧《美国夫人》的主角之一格洛丽亚斯坦纳姆批评《美国夫人》夸大了布兰切特在《平等权利修正案》中扮演的角色。她认为自己在最后一刻被拖进了反对派团队,事实上她领导的抵制运动并没有改变任何投票。 格洛丽亚的“一票”指的是美国各州

界三春

美国电视连续剧《美国夫人》的主角之一格洛丽亚斯坦纳姆批评《美国夫人》夸大了布兰切特在《平等权利修正案》中扮演的角色。她认为自己在最后一刻被拖进了反对派团队,事实上她领导的抵制运动并没有改变任何投票。

格洛丽亚的“一票”指的是美国各州立法机构的支持或反对。第《美国夫人》集聚焦于女权主义者和保守派在美国宪法《平等权利修正案》投票中的对抗。修正案旨在消除男女在就业、财产和婚姻方面的不平等。早在20世纪20年代全球女权运动的第一波浪潮中,它就在美国国会被提出。二战后第二次浪潮兴起时,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分别于1971年和1972年通过了修正案。

根据《美国宪法》第5条规定的宪法修正案程序,修正案只有在得到州制宪会议或四分之三的州立法机构的批准后才能生效并成为美国宪法的一部分。

起初,美国国会为批准这项修正案设定的最后期限是1979年3月22日。1977年,该修正案得到了35个州立法机构的批准。这时,施拉夫利极端化了修正案对妇女可能产生的不利后果(例如,妇女也必须服兵役),激起或利用了家庭主妇对稳定生活的期望,从而引发了一系列抵制修正案的社会运动。包括田纳西州在内的四个州已经批准了该修正案,并投票决定在截止日期前撤回他们的批准,但是对于这种撤回的效果没有任何程序上的支持。甚至有这样的反例:——俄亥俄州试图撤回其先前对第14修正案的批准,该修正案被国会否决。

1979年3月22日,该修正案的支持者离38个州的必要同意还差3票。四天后,埃及总统萨达特和以色列总理贝京在华盛顿签署了《埃以和约》,这是中东和平道路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因此,格洛丽亚在剧中悲叹:“很难相信中东一直是和平的,妇女的平等权利尚未实现。”事实上,1978年,在参议院通过后,时任美国总统的民主党人卡特签署了一项法案,将修正案的批准时间延长至1982年6月30日。然而,随着里根1980年上台,共和党全面转向反堕胎立场,这一修正案没有再次获得通过。

《美国夫人》第6集展示了施劳利的军队和更具宗教色彩的反堕胎运动的融合。堕胎自由是第二次女权主义浪潮的核心。波伏娃在1949年的第一版《第二性》中强调,妇女解放的唯一途径是获得决定生育的权利。这本书可以说是激起第二次女权运动浪潮的一块石头。在当时的法国,堕胎是非法的,但是波伏娃仍然在1971年起草了“荡妇宣言”,承认她堕胎是为了争取堕胎权。包括安妮丝华达在内的343名妇女签署了该宣言。瓦尔达被称为法国电影新浪潮的教母。半个世纪以来,她见证并参与了艺术电影和女权运动的发展。2018年5月,瓦尔达和时任戛纳电影节评审团主席的布兰切特携手走上红地毯,抗议电影选择中的性别不平等。

布兰切特的施拉夫利赞扬了反堕胎领导人对罗诉韦德案的抗议。法律诉韦德案是美国堕胎合法化的一个重要案例。得克萨斯州一名名叫“罗”的女服务员发现意外怀孕后无法堕胎,于是她在女权主义律师的支持下起诉达拉斯县检察官韦德,称得克萨斯州的反堕胎法侵犯了她的隐私权。1973年,美国最高法院以7比2的比例裁定,德克萨斯州限制堕胎的法律违反了宪法第14修正案的正当程序原则。此后,由于大力反对堕胎运动,各州通过了各种法律来限制堕胎自由。

1975年,法国将早孕堕胎合法化。《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于1979年被联合国通过,该公约于1981年生效。到目前为止,包括中国在内的近190个国家和地区已经批准了该公约,不包括美国,该公约强调妇女有选择生育的权利。

1984年台湾首次出台的《优生保健法》赋予妇女一定的生育选择权,允许“因怀孕或分娩而影响精神健康或家庭生活的人”自愿进行人工流产,极大地限制了《刑法》中“堕胎罪”的适用。尽管堕胎罪在几次“修正”后仍未被删除,但岛上倡导胎儿生命权的宗教团体和组织呼吁删除《优生保健法》条款的努力也失败了。反对“修改法律”的人提出的理由之一是,一旦合法堕胎的范围受到限制,经济状况不佳的妇女将被逼入绝境,甚至被迫向地下诊所寻求帮助,造成更大的负担,她们可能遭受比堕胎造成的身心伤害更悲惨的命运。

这也是美国最高法院几天前(6月29日)以5比4的比例推翻路易斯安那州堕胎限制法时给出的理由。这是特朗普任命一名法官加入最高法院后,最高法院对堕胎权做出的第一项判决。特朗普上台后,继承了共和党一贯的反堕胎立场。去年,阿拉巴马州甚至通过了历史上最严格的堕胎限制法,可能对堕胎医生处以无期徒刑,极大地消解了“法律诉韦德案”的现实意义。

当时,罗的思想也改变了180度。由于漫长的司法程序,罗不得不生下一个孩子,这是她在最高法院做出判决前没有想到的。1995年接受洗礼后,她明确反对堕胎。进入本世纪后,她声称自己只是一个司法工具,没有人关心她的实际需要。上诉法院要求推翻过去的案件,但没有成功。

《美国夫人》的主人公施劳里死于2016年,罗死于2017年,瓦尔达死于2019年。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女权运动的大多数参与者、囚犯和反对者都去世了,与当时相比,妇女的生殖决策权确实在世界上更多的国家和地区得到了支持。但是,正如中东的和平远未实现一样,性别平等也远未实现。

责任编辑:曜坤
最新资讯
热门排行

XMLTXT网站地图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www.xiaozhanfei.com 风恒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