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业内 >

李国庆被拘留 当当当夺取政权时 它带来了什么教训?

来源:财经网 编辑:曜文 时间:2020-07-10
导读: 除了“庆重庆年”的闹剧,很多商界人士更关心的是:李国庆和鱼雨给其他公司的治理带来了什么样的启示?正在修订的《公司法》能阻止类似的“龚都”剧吗? 正文| 《财经》(博客、微博)实习生徐晨曦 编辑|卢伟 当当网的控制权之战仍在继续。 7月8日晚,北京市朝

除了“庆重庆年”的闹剧,很多商界人士更关心的是:李国庆和鱼雨给其他公司的治理带来了什么样的启示?正在修订的《公司法》能阻止类似的“龚都”剧吗?

正文| 《财经》(博客、微博)实习生徐晨曦

编辑|卢伟

当当网的控制权之战仍在继续。

7月8日晚,北京市朝阳区警方公布了李国庆带领群众进入当当网“带走”数据的案件处理结果。

据报道,7月7日7点左右,朝阳区静安中心办公室内,一名55岁的违法分子李慕青(男)强行开锁,限制他人人身自由,聚众扰乱公司正常工作秩序。目前,朝阳公安局已依法拘留了包括李谋庆在内的四名违法者。

7月7日,当当网官方微博称:李国庆再次动用武力,20多人一大早强行进入当当网,撬开几个保险柜。

李国庆在微博上表示,他接手当当后,开始与董事兼代理CEO、政府事务副总裁、人力资源副总裁、营销副总裁、财务法律事务副总裁合作,并希望鱼雨能配合交接工作。李国庆说:“我相信正义。”

截至发稿时,李国庆和鱼雨已经联系了《财经》多次,但双方都没有回复。

这是李国庆今年第二次带领员工进入当当网总部。4月26日,李国庆带人到当当网“偷”了几十个公章,并贴出《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称他已经完全接管了公司,并负责公司的经营管理。

自2019年初以来,李国庆和鱼雨这对夫妇一直在“破坏他们的合作关系”,而关于Dangdang.com控制权的争议仍在继续。在“获取信息”和“夺取公章”之前,有一些引人注目的戏剧,如“与八王讨论政治”、“当众扔杯子”和“撕破你的脸”。

在商界人士眼中,当当的公司治理结构和创始人的夫妻关系实际上已经成为公司最大的不稳定因素,这也影响了公司的正常运营。

除了“庆重庆年”的闹剧之外,很多商界人士更关心的是:李国庆和鱼雨的纠纷给其他公司的治理带来了什么启示?正在修订的《公司法》能阻止类似的“龚都”剧吗?

最近,《财经》采访了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邓峰,以回应当当网的争议以及公司治理等相关问题。

邓峰的主要研究兴趣是公司法、一般经济法、法律经济学、一般民商法等。他是公司法领域的知名专家。

李国庆很有可能重新获得控制权

《财经》:7月8日晚,警方发布通知,李国庆等四人被拘留。为什么李国庆没有被拘留,当他抓住官方印章?

邓峰:这一次,警方可能会认为有暴力、强行撬等不正当行为。这与之前的判断不同,可视为一种纠正。然而,警方也有可能认为发生了两起类似的行为,而且情节严重。

《财经》:在你看来,李国庆最后一次“抢公章”的行为是否涉嫌违法?

邓峰:李国庆的行为是否违法应该讨论。首先,我们应该考虑谁在控制公司。如果公司的控制权仍在鱼雨手中,那么李国庆无权拥有官方印章。如果李国庆强行占领它,那就是非法的;第二,我们应该考虑在双方接触的过程中是否有暴力。

经过调查,警方认为在整个过程中没有暴力,从而回答了第二个问题。然而,我不能回答第一个问题,也就是说,我不能判断李国庆拥有官方印章是否违法,因为警方不能判断谁实际上拥有控制权。如果你想回答这个问题,你必须通过法庭。

那么,如果这两个问题不能完全回答,我们就应该作出保持原状的决定,即保留当时的公章,而不是

《财经》:4月26日,李国庆从当当网“抢到公章”后,宣布自己成为新的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7月7日,他强行接管了公司。最令人担忧的问题之一是李国庆能否成功控制当当网。你能从法律的角度分析这种可能性吗?

邓峰:法律对控制权没有明确的定义。如前所述,人们普遍认为掌握公司的公章、财务章、公司账簿、财务信息等重要档案资料是掌握控制权的表现。但事实上,掌握上述材料并不等于掌握控制权,这从根本上说是一个合法性问题。

如果李国庆想成为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先决条件是董事会和股东大会的决议获得批准。只有按照法定程序召开董事会和股东会,并做出支持李国庆的决议,且该决议有效时,李灿国庆才担任该职务。因此,李国庆掌握控制权主要有两个“障碍”:第一,股东大会和董事会的程序是否合法?第二,投票结果有效吗?

关于上述两个问题,需要更详细的法律判决。不久前,鱼雨在法庭上起诉了李国庆。至于双方股权比例的确定、公司章程的规定以及其他具体的法律判决,仍需由法院决定。但是,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李国庆只谈了股权比例的条件,这个条件还是很有争议的,所以李国庆很难高概率地实现他的愿望。

《财经》:面对“抢公章”和“抢信息”的行为,于如何反击?

邓峰:鱼雨反击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警报;第二是在法庭上起诉李国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她已经做到了。

为什么“抢公章”会给鱼雨带来麻烦

《财经》:李国庆之前的“抢公章”行为对当当网影响很大。公章在中国公司治理中扮演什么角色?

邓峰:在历史条件下,行动的当事人无法确定命令和授权的归属,于是就产生了代表权力来源的公章。目前,谁持有公章关系到谁能代表公司。

随着时代的发展,公章在许多国家的作用正在减弱。许多国家已经放弃了“只有公章才能代表公司”的说法。英国甚至在2006年废除了公章制度,并采用了另一种管理制度。

目前,中国在一定程度上弱化了公章的功能。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坚持“只有公章才能代表公司”。然而,随着公章带来的问题越来越多,“签名”的形式也逐渐出现,即签名和公章之一可以被认可。然而,中国并没有像刚才提到的英国和其他西方国家那样发展出另一套治理体系,所以它仍然严重依赖于官方印章。

可以说,在中国,围绕着公章的争议数不胜数,伪造和窃取公章的现象非常普遍。

公章的问题反映出中国《公司法》关于公司对外代表的规定存在问题。在我看来,公章代表着一种古老而落后的制度,应该废除。

《财经》:你刚才提到的另一个治理系统是什么?

邓峰:在英国、美国等国家,公司都有专门的公司秘书。公司秘书通常是一名法律专业人员,其职责是确保公司的运作符合法律、公司章程和公司的相关规定,从而确保公司决策的正式性和合法性。例如,公司秘书有责任确认董事会和股东大会的决议是否有效,以及相关决定是否符合公司章程。

如果有公司秘书,公司秘书可以判断李国庆在当当事件中召开的董事会和股东大会是否有效,进而判断李国庆的任命是否有效,是否有权接管公司的公章、财务章、公司账簿、财务信息等重要档案材料。然而,由于缺乏这种作用,李国庆的相关行动是否有效必须等待法院的判决,但法院的诉讼程序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在公司治理上会有相应的空白期。

《财经》:为什么中国公司没有设立公司秘书的角色?

邓峰:这既有历史,也有现实。历史上,在英国公司发展的最早阶段,有总裁、秘书和会计师。然而,中国公司的发展主要借鉴苏联的经验,只有会计师是分开的,但没有单独设立公司秘书。

此外,我国现有的法人理论也导致了这种情况。法人理论主张法定代表人代表公司,权力应集中在一个人身上,不得分散。这也导致类似公司秘书的职位没有在公司内单独设立。

《财经》:你刚才提到在中国有一种“签名”的形式,其中一个签名和公章是可以识别的。根据该声明,公章可以由公司法定代表人签字代替。为什么李国庆扣押公章仍给鱼雨带来麻烦?

邓峰:首先必须强调的是,有效的“签名”是法定代表人的签名,所以“签名”的形式仍然是当前法人理论的体现,法人制度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而是有所放松。

其次,法人签名与公章具有同等效力,这主要存在于合同法中。在公司的日常运作中,公章可以由用户签字代替。但是,在与政府打交道的过程中,政府会承认公司的公章多于非公司的签字。例如,中国已经建立了一个日益完善的信用评价体系,在企业的经营中往往需要政府的确认,因此客观上增加了对公章的依赖。这就是为什么李国庆拿走了公章,这给鱼雨带来了这么多麻烦。

修订版《公司法》能解决类似的问题吗?

《财经》:李国庆和鱼雨为当当网奋斗了很长时间。有什么办法从根本上解决他们的争端吗?

邓峰:普通的“夫妻店”在创业初期是一起持股的,但是随着公司的发展,他们会吸收新的股东,所以其中一个股东的比例可能会逐渐降低。在当当事件中,夫妻双方保持控制,但两人失去信任,夫妻财产没有分割,所以当当处于共同控制状态。

当当的问题实际上是由夫妻不可分割的共同财产权共同控制公司造成的。因此,最终的解决方案仍然需要依靠离婚来明确分割财产。否则,即使解决了“攫取公章”和“攫取信息”的问题,只要控制权的归属问题不能根本解决,还可以继续在其他方面与竞争于。

当当事件能给其他公司什么启示?

邓峰:首先,由于现行法律的缺陷,像“抢公章”这样的事情很难避免。如果我们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就必须改变《财经》,或者采用分权模式,或者承认公司秘书的合法性和有效性;其次,要注意夫妻共同财产对公司控制权的影响。如遇类似情况,应尽快做出相应安排。这对其他“夫妻商店”也是一个启示;最后,从公司治理的角度来看,我们应该尽力减少公司对公章的依赖,使其“中性”。

《公司法》:那么,当前《财经》的缺点是什么?

邓峰:中国公司有两种法律角色。第一个角色是公司,其股东大会、董事会和监事会形成一个三角结构,权力分散

第二种角色用中国法人理论来解释,法定代表人代表公司。法定代表人对几乎所有方面都负有最终责任,如外部代表、内部管理和公司财务。目前,公司过于受法人理论的限制,《公司法》试图通过不断的修正来摆脱法人理论的限制。

公司同时具有上述两种角色,导致“新三次会议”(股东会、董事会和监事会)与法人制度并存。在当当事件中,也出现了“只认公章不认人”的情况。公司过于受法人理论的限制,这也反映出《公司法》的制定不是根据公司的日常业务需要,而是从方便管理的角度出发。

这两种角色的结合也导致了中国企业缺乏公司秘书,并引发了一系列问题。这部分内容前面已经讨论过了。

《公司法》:修订后的《财经》是否可能承认公司秘书的合法性?

邓峰:我还不能做预测。承认的概率是50%。目前,上市公司参照公司秘书设置董事会秘书可以视为一种不设公司秘书的替代选择。从这个意义上说,公司和管理者都意识到了公司秘书的缺乏所带来的问题。

但是,这一理论的发展有一定的惯性,仍需要一些努力来完善目前的《公司法》,以满足公司的实际治理需要。这也需要企业家的支持,而不仅仅是学者的努力。

责任编辑:曜文
最新资讯
热门排行

XMLTXT网站地图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www.xiaozhanfei.com 风恒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