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关注 > 教育 >

我回学校的路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编辑:阿光 时间:2020-07-10
导读: 我家在湖南城步的一个小山村,我的父母都是淳朴的农民。为了谋生,他们一年到头都在外面工作,四处漂泊,而我则留在家乡由祖父母照顾。 当我到了上学的年龄,我在广东的父亲带我去他工作的城市,送我去一所私立学校上小学。在这三年里,我在学习和纪律上表现

我家在湖南城步的一个小山村,我的父母都是淳朴的农民。为了谋生,他们一年到头都在外面工作,四处漂泊,而我则留在家乡由祖父母照顾。

当我到了上学的年龄,我在广东的父亲带我去他工作的城市,送我去一所私立学校上小学。在这三年里,我在学习和纪律上表现很好,每天和父母在一起我都很开心。

然而,当我9岁的时候,一场家庭事故改变了我的一切。出于某种原因,我母亲卷走了她所有的积蓄,没有说再见就离开了我和我父亲。

父亲遭受了沉重的打击,一度情绪低落,整天蹲在角落里,暗暗哭泣和叹息,甚至不去上班。每天当我看到父亲如此颓废的时候,我都没有请假就回到自己的住处,想和他共度时光。绝望的父亲总是傻傻的,迷迷糊糊的,没有人做饭,所以我会去附近的商店赊账回来。

我默默流泪,烧开水。我首先浸湿了我父亲的脸,把它拿给他。我不知道失控的父亲竟然对我大喊:“去你妈的!”他一巴掌打翻了热方便面,把面汤溅了我一身。那一刻,我真的觉得自己成了世界上最多余的人,我是一个没有人想要的穷人。我强忍住眼泪,哭着跑到屋外的树林里。

从那以后,我变得沉默寡言,逃学三天两头,我不想做作业。我越来越厌倦学习,所以我就是不去上学。不管我父亲怎么骂我,我都不会屈服,就是不回学校。

为了照顾我的感情,我康复的父亲不再强迫我去当地上学。他设法筹集了一笔钱,把我送回了我的家乡城步县上学,同时他继续在其他地方工作来还债。

回到家乡,我更加孤独。在广东的那些年,我习惯了说普通话,但我不会说城步方言。我的同学认为我是一个“外国人”,不想和我一起玩。我总是被排斥和孤立,我根本无法融入学校的集体生活。

尽管如此,我还是在心里暗暗发誓要为自己好好活着。通过加倍努力,我的学习成绩有了很大提高。进入初中后,我仍然不能适应新的学习和生活环境。我觉得我周围有无数堵高墙,势不可挡,我开始再次放弃自己,我的学习成绩不断下降。七年级末,老师讲课时,我完全跟不上节奏,就像听《天书》一样。

2018年中考后,我主动从学校放假回家。我想调整一下心态,然后回学校学习。在休学期间,我真正意识到了文化知识的重要性。在当今社会,没有教育就很难流动,更不用说致富了。

我在家呆了一段时间,这真的很无聊。我向亲戚借钱,独自去广东工作。结果,因为我太年轻,我没有初中毕业,也没有掌握任何专业技能。没有工厂敢利用我。最后,我在一个建筑工地上徒劳地工作了两天,被工头辞退后,我的工作计划泡汤了。

肚子饿了,我每天只需要捡垃圾,街小巷里的垃圾桶都被我翻了,我才能吃饱饭。这种流浪生活持续了近两个月,流浪的日子对我来说是一种锻炼。我真的明白生活并不容易,然后我意识到继续学习是我唯一的出路,用知识改变我的命运。

在广东往返了一趟后,我回到了我的家乡,并与我的同学取得了联系,他们鼓励我一定要回到学校继续我的学业。然后,在胡晓芳校长和他的老师们的关怀下,我在久别之后回到了白毛坪中学的校园。

在课堂上,由于知识的断层,我对老师的讲课知之甚少,所以我尽最大努力学习更多。如果我不明白,我会问我的同学,然后去找老师,每个人都耐心地给我解释。我喜欢运动,并通过参加学校运动逐渐融入集体生活。我渐渐变得开朗活泼,不再讨厌上学,从“要我学习”变成了“我要学习”。

我家的经济状况不好,但我并不自卑。我父亲打零工,在家务农让我上学。看着父亲一天天苍老的背影,我明白了“穷得不能再穷”的意思。

在上学的路上,我绕道而行,这源于对知识的渴望,现在我回来了;老师的谆谆教诲和同学们的热情重新点燃了我对未来的期望。(作者肖扬,湖南省城步县白毛坪中学学生)

责任编辑:阿光
上一篇:我们的说服之路没有白费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资讯
热门排行

XMLTXT网站地图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www.xiaozhanfei.com 风恒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
Top